您的位置: 宝坻信息港 > 金融

养殖加工旅游德清蛇村名不虚传行业

发布时间:2019-07-14 01:40:25

养殖、加工、旅游 德清“蛇村”名不虚传 - 行业动态 - 中国养殖

德清县新市镇子思桥村,偏远幽静,若非“蛇村”的显眼大字,它看起来跟莫干山脚下的其他乡村并无二致。

这个仅有170余户人家的江南小村,每年却“圈养”300多万条蛇,其中不乏眼镜蛇、蝮蛇等剧毒品种,总体市场价值高达6000多万元。用村支书杨根妹的话来说,“全村近800名村民几乎都靠蛇‘讨生活’。”

蛇村忆“蛇史”

子思桥村的养蛇历史要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杨根妹记得,小时候家乡是出了名的穷村,属于典型的水乡地貌,水蛇极多。为了生计,一些村民在农忙之余当起了“捕蛇者”,“早水蛇两毛钱一斤,主要用来挖取蛇胆,卖给上门收购的个体药材商。”

跟小伙伴们一道去沼泽地抓蛇,成了48岁的杨云善主要的童年记忆,“运气好的话,一天能抓五六斤,一个月赚好几十元钱,比种地强多了。”到上世纪80年代初期,子思桥村几乎全村出动捕蛇,进村的外地药材商多了, “蛇村”的名头逐渐打响。

靠着一颗蛇胆,村子里不少人盖起了楼房。但“涸泽而渔”式的捕捉带来的后果是野生蛇越来越少,捕蛇“活计”日渐艰难。形势所逼,有村民打起了“人工养蛇”的算盘,不少捕蛇能手顺势转行,在自家院子里办起小型养殖场。杨云善说:“到1989年,全村仅有3户人家没有养蛇。”

如今,“与蛇共舞”半辈子的杨云善,依然跟蛇打着交道,他低价收蛇喂养,在适当时机高价卖出。跟他一样,在子思桥村,现在仍有过半村民从事与蛇相关的工作,全村养蛇300多万条。品种从初单一的蝮蛇、水蛇,到现在的赤练蛇、乌梢蛇、眼镜蛇等好几十个品类;价格也水涨船高,按品种、重量不同,一条蛇的价格从几元钱至上百元不等。

蛇王话“蛇经”

踏进蛇村,“蛇王”杨洪昌是必须拜访的一位人物。这位62岁的老人不仅是村里“养蛇人”,还是一位对蛇的药用价值颇有研究的农民企业家。

杨洪昌也是捕蛇出身。1985年,他拿出全部积蓄,先人一步办起全村养蛇场,靠着看书和实践,摸索出一套较成熟的“胎蛇人工孵化技术”。“1988年,我的养殖场孵出5万多条蛇,一下子赚了十几万元。”杨洪昌自豪地说,正是他的“暴富”,让村民们动了心,纷纷效仿,他也不遗余力地进行技术和资金上的帮扶,直接带动“全民养蛇”。

经过28年打拼,如今的杨洪昌已是3家企业的老总,主要涉足毒蛇繁殖、蛇肉制作以及保健药等蛇类产品的加工与开发,2012年的年销售额达2000多万元。然而近让他上心的却是一桩不挣钱的生意:去年5月,杨洪昌在村里建起个“蛇文化博物馆”。

带着好奇,走进免费开放的博物馆。入口是挂着红灯笼的竹牌坊,庭院中种植的绿化植物是治疗蛇毒的中草药;里面有活蛇博物馆、蛇产品馆、取毒制作馆、仿生态养殖馆共四个场馆,开馆至今已接待游客5万人次。“在这里,人们能直观了解蛇的相关知识和药用价值,认识到蛇文化的博大精深。”杨洪昌说。

从一产养殖,到二产加工,再到三产旅游,杨洪昌坦言,希望通过博物馆的“眼球”效应,进一步打响“蛇村”品牌,蛇类产品的附加值加快提升,而蛇产业链条也得以无限延伸。

蛇农念“蛇恩”

蛇全身都是宝。通常,村民们从4月引进种蛇,喂养至8月中旬孵化出蛇苗。其中,蛇苗以约5元一条的价格卖给药材商。少量雄蛇被挑选出长期喂养,终卖给餐饮企业。除了直接收益,蛇皮可卖给皮革加工厂,蛇毒更是宝贵的药引……

虽然吃得不多,但冬眠期的蛇极易被冻死,因此,每年12月前,村民们要把家里的蛇全部卖掉,减轻损失。这个时节,仅在杨云善等少数养蛇大户家里见得到蛇群。仅依靠买低卖高,杨云善每年能赚到6万多元,此外,他还是一位远近闻名专治蛇毒的“土郎中”。

杨根妹说,随着子思桥村蛇产业的不断壮大,村民们“以蛇维生”的分工越来越细化,致富手段也越来越多样。除了常见的养殖户,还延伸出蛇贩子、起毒工、解蛇毒的医生、烹饪蛇的大厨等多种“职业人”。

杨分尔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起毒工,一到夏天,他就成了乡亲们哄抢的大忙人。一条蛇一个礼拜可取一次毒液,眼下,每克毒液的价格高达20多元。因极具危险性,他每天的工钱均在500元以上。他的邻居周赞圆则在村口开了一家蛇味馆,就地取材,从杭州、上海慕名而来尝鲜的食客不计其数,“每年那怕只在夏季开张半年,也有十多万元的收入。”

危机公关原则你知道吗?公关管理如何做好突发性危机?
供应商管理软件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