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1月FDI微降资本外流压力减轻中国吸收外

2019-02-03 00:59:53

1月FDI微降资本外流压力减轻 中国吸收外资优势仍在

分析认为,中国吸收外资仍存在综合优势   商务部16日发布FD I(外商直接投资)数据显示,尽管依然延续下降态势,但1月吸收外资降幅已经明显收窄至0.3%。此外,国际资本回流新兴市场势头强劲。今年年初,新兴市场资金流入呈现2006年以来开局。专家分析,这预示着2011年第四季度以来的资金外流压力有所减轻,未来资本外流的规模将缩小。   数据   FDI连降三月 1月降幅明显收窄   商务部16日发布F D I数据显示,2012年1月,我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99 .97亿美元,同比下降0 .3%。外商投资新设立企业1402家,同比下降37.49%。这已经是我国吸收外资连续第三个月负增长,在2011年11月和12月,我国吸收外资 分 别 同 比 下 降9. 7 6 %和12.73%。   “1月吸收外资虽然仍延续下降态势,不过降幅已经明显收窄,此外还 需 要 考 虑 到1月 春 节 假 期 的 影响。”一位业内分析人士对表示。   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在16日的发布会上回应《经济参考报》提问时指出:“1月份实际使用外资略有下降,下降的行业、领域和具体原因,我们还要做进一步研究分析。”他表示其中含有节日因素等特殊情况。   沈丹阳坦言,今年我国利用外资仍将面临较为严峻的国内外形势。从国际看,世界经济增长不稳定性、不确定性上升,国际产业结构调整步伐放缓,全球直接投资总量增长乏力。从国内看,外需疲弱、部分企业融资困难、局部用工矛盾突出、企业经营成本上涨等多重压力并存,外商直接投资稳规模、调结构的压力将会加大。   “但是,中国吸收外资仍具有综合优势。”沈丹阳表示,近年来,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快速发展,国内消费市场规模的持续扩大,法律政策环境的日臻完善,构成了我国吸收外资的长期综合优势,市场已成为跨国公司在华投资的首要决定因素。“十二五”期间我国加快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进程将为外国投资者提供更多的机遇。从中国美国商会、中国欧盟商会、日本贸易振兴机构2011年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近两年有扩大在华投资意愿的企业比例很高。   从全球范围来看,资本流动增长动能依然趋缓,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吸收外资表现已属“不俗”。联合国贸发会议年初发布的报告显示,2011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增长17%,达1.5万亿美元,超过了危机前三年的平均水平。但2011年一个季度全球FDI的下滑表明,2012年全球FD I的增长仍面临风险和不确定因素。   “从全球范围看,世界直接投资流量2010年、2011年连续增长,但仍低于2007年、2008年的水平,特别是2007年的峰值。国际投资复苏慢于国际贸易,这也说明,对全球经济复苏至关重要的私人投资仍未被充分调动起来。”贸发会议经济事务官员梁国勇对《经济参考报》表示。   梁国勇还表示,世界经济复苏乏力,风险因素(如欧债危机)持续,短期资本流出新兴经济体,来自低收入国家的竞争等因素都可能影响中国外资流入量。总体来看,今年全年中国外资流入量将基本保持稳定,大幅增长的可能性不大。   变化   欧洲资金回流加剧 中部地区吸收外资猛增   受到欧债危机风险进一步扩散的影响,1月欧洲对华投资下降明显。商务部数据显示,欧盟27国实际投入外资 金 额4 .5 2亿 美 元 ,同 比 下 降42.49%。而此前几个月欧盟对华投资一直处于停滞微降的状态。2011年全年 欧 盟2 7国 实 际 投 入 外 资 金 额63.48亿美元,同比下降3.65%。   此外,制造业和服务业吸收外资均出现了下降。1月制造业实际使用外 资4 6 .9 8亿 美 元 ,同 比 下 降0.04%,涵盖房地产在内的服务业吸收外资下降明显,1月实际使用外资44.71亿美元,同比下降4.62%,降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4.32个百分点。   还有一些数据释放出乐观的信号。“尽管数字下降,我们注意到1月份利用外资仍然有一些亮点。”沈丹阳指出,比如亚洲地区对我投资保持增长,虽然增长幅度不大,仅有0.77%;美 国 实 际 投 入 外 资 同 比 增 长 了29.05%,尽管这里也有个别大项目资金的集中到位因素;另外,中部和西部地区实际使用外资继续保持快速增长。   从数据来看,外资从东部沿海向中西部内陆地区转移趋势明显。在东部沿海地区吸收外资下降4.63%的同时,中部增长了54.6%,西部增长了17.83%。经济学人智库(Econom istIntelligenceU nit)新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沿海地区劳动力成本持续上涨的受益者将是中国的内陆省份,这些地区在未来几年内将吸引大量FD I。E IU预计,到2015年,辽宁省将吸引多达500亿美元的FD I,而四川省将吸引180亿美元左右。   此外,尽管1月服务业吸收外资出现下降,但是从长期趋势来看,中国服务业吸引的外来投资正在不断增加。“在近5年内,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两个领域的FD I都以每年近40%的速度增长。”EIU指出。   梁国勇对表示,结构上,中国外资继续向“轻型化”转型:近年来服务业利用外资比重不断提高,2011年首次超过制造业。其实,这也是中国总体经济转型的一部分。换言之,中国经济中制造业所占比重过高,服务业比重提高是伴随中国经济升级的必然现象。外资方面也一样———随着劳动力等成本的上升,中国对一般制造业外资的吸引力会有所下降,而以市场为导向的服务业外资将持续增长。   业内人士指出,中西部和服务业吸引外资的潜力将部分抵消欧美资金回流的影响,并支撑中国总体吸收外资保持稳定。   趋势   资本外流规模将缩小   包括去年的FD I在内的各类数据都在印证一个事实,那就是从2011年第四季度开始,资本外流的趋势开始愈加明显。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据,2011年四季度,我国资本和金融项目(含净误差与遗漏)逆差为474亿美元。这是自2008年下半年国际收支资本项下出现逆差以来,罕见地再现逆差。而央行此前公布的《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2011年12月末,货币当局外汇资产环比下降310.6亿元人民币。为自去年10月以来,连续第三个月出现月度负增长。   不过,正如1月FD I降幅明显收窄所预示的一样,大部分业内人士也认为,资本外流只是阶段性的现象而非长期趋势。中信银行总行国际金融市场专家刘维明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首先,欧美市场危机的出现使得投资和生产活动出现冰冻,外来投资减少,资本回流;其次,自2011年下半年,国际上开始弥漫一股看空中国的舆论论调,对人民币升值预期也有所减弱,一些套利的资金获利了结,流出中国。不过他指出,这种情形会短期持续,但到了2012年年中,中国经济软着陆迹象将更加明显,资金流动方向将有所逆转。   一直以来,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对各类资金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据市场研究机构E PFR统计,截至2月1日的一周内,流入新兴市场的股权资金为35亿美元,创近一年来新高,今年以来流入新兴市场的股权资金累计达113亿美元。截至2月1日的一周内,流入新兴市场的债权资金为12亿美元,也创去年3月以来新高。据《金融时报》分析,尽管由于新兴市场难免受到欧债危机波及,以及中美经济同时减速,一些投资机构质疑本轮新兴市场资金回流潮的可持续性。但长远来看,新兴市场的经济基本面远好于发达国家,且其金融市场估值水平仍偏低,总体看好的趋势不会改变。   高盛集团全球投资研究部门16日发布的报告称,对于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资本外流的规模将缩小,不过报告也指出,该预测将面临由全球实际资本流动断裂带来的风险,实际上,由于今年国际金融市场更加动荡,人民币波动可能较去年更加强烈,今年跨境资本的流向更加复杂且难以预测。国外市场的恶化再次引发资金的回流潮并非没有可能。正如国家外汇管理局有关负责人日前所表示的,发达国家的结构性问题短期内难以解决,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国际经济金融将持续动荡,我国可能面临跨境资本频繁进出的风险,甚至不排除出现阶段性的套利资本流出。

成都氨水厂家
连续式炭化炉
安徽钢结构楼层板生产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