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宝坻信息港 > 娱乐

致敬40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作者讲

发布时间:2019-06-08 23:03:47
三四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三四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三四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开栏语

改革开放,今已40年。

40年,中国速度,成就中国奇迹。

40年,是历史转折的40年,也是每个人命运转折的40年。

论及改革开放,2018年,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上指出:中国人民可以自豪地说,改革开放这场中国的第二次革命,不仅深刻改变了中国,也深刻影响了世界!

习近平主席表示,在新时代,中国人民将继续自强不息、自我革新,坚定不移全面深化改革,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勇于突破利益固化藩篱,将改革进行到底。

将改革进行到底,就是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人民。人民是奇迹的创造者、亲历者、见证者。

40年,我们共同见证了什么?

从今天开始,华西都市报-封面正式推出“致敬40年”大型专题报道,展现这40年中的40人、40城、40企。

回望历史进程中那些值得铭记的瞬间,触摸风云激荡的历史体温,正是这一个个个体的奋斗史,构成了共和国四十年改革开放的恢宏华章。

铭记过去,是为了更加勇敢而坚定地面向未来。如今,我们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改革开放再出发,新时代奋进的步伐将更加铿锵有力、稳健豪迈。

40年40人 系列专访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主要作者胡福明:

这篇文章是时代的产物

是为历史转折服务的

胡福明,1935年7月出生,江苏无锡人。1955年9月就读于北京大学专业,1959年进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研究班学习,1962年毕业后,到南京大学政治系(后更名哲学系)任教,1982年到江苏省级机关工作,2001年退休。

一段大历史之下

胡福明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发表40周年。

1978年5月11日,《光明》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该文原稿由时任南京大学政治系教师胡福明撰写,后经数度修改,终以《光明》“本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发表。

作为当时中国重要的政治宣言,文章发表后,引发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

这场讨论冲破了“两个凡是”的严重束缚,成为党和国家实现历史性伟大转折的思想先导,影响和推动了中国改革的整个进程。

1977年,正是转折年代的前夜。胡福明这时还只是南京大学政治系的一名普通教师。那年夏天,妻子住院,他在病房走廊的灯光下翻阅《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选集》和《毛泽东选集》,寻找论据,准备写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1978年5月11日,《光明》头版刊登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特约评论员文章,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成为党和国家实现历史性伟大转折的思想先导。

40年,弹指一瞬。

2018年4月29日,在南京寓所里的书桌前,一头银发的胡福明回忆道:“没想文章发表后会有这么大反响,真是万万没有想到。”

“文章的理论观点并不是我的首创,我只是在一个特殊的‘时间点’把它写了出来。”胡福明说,文章产生的能量,并非是他的功劳,只是因为顺应了时代要求。“时代是思想之母,这是时代的产物,它是为历史转折服务的,我写了这篇文章,来推动这个历史的大转折,只能说摇旗呐喊,这个作用我起到了。”

胡福明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专访。关天舜摄

起笔于医院走廊

胡福明好抽烟,今年已经83岁的他,每天可以抽两包香烟。他说,知道抽烟不健康,但“相比怕死,我更怕不能思考。”

勤于思考的胡老,兼具牢固的记忆力。就像他自己说的,这几十年的事情和细节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1977年2月7日,《人民》《解放军报》《红旗》杂志联合发表了一篇社论《学好文件抓好纲》,提出了“两个凡是”。在胡福明看来,这种说法简直“不可思议”。

“如果承认了它,那就意味着中国寸步难行,我开始认识到,阻挠国家发展的根本问题就在这里。”胡福明说,“我想了很久,决定批判它,古话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只有笔和嘴巴两件武器,所以我决定拿起笔来。但我没跟同志们商量,决定一个人写,文责自负。”

1977年7月初,胡福明便把文章的主题、结构确定下来。但此时,妻子张丽华在体检中查出肿瘤,住进江苏省人民医院手术。为了照顾妻子,他只得上午到学校讲课,下午到医院进行陪护,晚上则在医院走廊过夜。

“于是,我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选集》和《毛泽东选集》陆续拿到医院。”溽暑时节,胡福明借着走廊上的灯光,蹲在地上,趴着凳子,把里面一条条关于实践的理论论述找了出来。

“前后找了近20条,我仔细阅读、排列后,开始列提纲,写了2000多字,过了一周,妻子出院,我继续在家写,前后修改了三次。”

1977年8月下旬,文章写好了,胡福明拟的题目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有8000字。

胡福明题“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要用,请你作些修改”

1977年9月初,胡福明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寄给《光明》哲学组王强华。

他们两人是在4个月前江苏省委党校开的一个理论讨论会上认识的。当时胡福明在会上发言,指出“唯生产力论”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点,并批判了“唯生产力论”就是反对历史唯物论的论调。王强华赞同胡福明的观点,并跟他约稿,但没有出题目。

因此在写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后,胡福明就想到了王强华。

文章寄出去后,直到四个月后的1978年1月,胡福明才收到回函,里面有这篇文章的两份大样,大样注明“一九七八年一月十四日”。还有王强华的一封亲笔信,胡福明记得他在信上说,他近出去了,不在北京,回来后看到我的稿子,《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要说什么,我们知道,要用,请你作些修改,“不要使人产生马列主义过时论的感觉”。

“这是要求理论上更完整、严谨,不要让人抓住把柄。”胡福明说,稿子来回修改了多次。后来王强华来信对文章的修改又提出了新的要求:更贴近现实,更有战斗力。

当时没有传真机,文章大样的来往都是靠邮局,一篇即将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文字就这样在进出光明和南京大学的邮递员间传递着……

“本报特约评论员”

1978年4月上旬,经过近3个月修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原定在《光明》哲学专刊第77期上发表。但新任总杨西光看完这篇文章后,觉得放在哲学副刊发表可惜了,作为重要文章,要放在头版发表,影响更大。

恰此时,胡福明要到北京参会。4月13日晚上,胡福明到北京的第二天,杨西光便把他请到光明,在座的有王强华、光明理论部主任马沛文和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的孙长江。

杨西光请他们来的目的就是讨论胡福明的这篇文章。“大家讨论了很多,杨西光讲了修改意见,我归纳起来是两点。”胡福明说,“点,要增强针对性、现实性,提高战斗力;第二点,要仔细推敲,防止授人以柄。”

在北京参会时,光明的驾驶员白天把他修改的大样拿走,晚上,驾驶员把重新排版后的大样拿回来,他接着修改。北京会后,胡福明搬到光明招待所,继续修改。“杨西光很重视这篇文章,把它作为改变当时《光明》面貌的开始。”胡福明说。

五一节将近,胡福明临返南京前,杨西光对他说:“这篇文章还要请中央党校的同志帮助修改,要请中央有关领导同志审定。”

而后,文章又经中央党校哲学教研室主任吴江等人的斟酌修改,终于4月27日定稿。

为了扩大影响,这篇文章先在中央党校5月10日出版的《理论动态》上刊出,篇末注明“《光明》社供稿,作者胡福明同志,本刊做了些修改。”

5月11日,《光明》头版刊发。在此之前,杨西光曾同胡福明商量:“文章公开发表时,不署你的名字,用‘本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发表。我们没有约你写这篇文章,是你自己投稿的。我现在就聘请你为《光明》特约评论员,你就是《光明》的特约评论员,你看怎么样?”胡福明当即答道:“很好,只要文章发表了,能起更大的作用,目的就达到了。”

资料图

文章刊发后,新华社当天全文转发;5月12日,《人民》和《解放军报》转载,紧接着一场全国性的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拉开了序幕。

“至此,我发现这篇文章,已由我的个人行为,发展为全国主要单位的联合行动了,是要向‘两个凡是’发起全面进攻了。”胡福明说。

“这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相比胡福明的原标题,《光明》刊发时加了“”两个字。

“标题上加的‘’二字,是何人所加,长期说不清,现在查了原件,是杨西光、马沛文、王强华三人改稿时所加。”胡福明说,原稿中的“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已包含“”的内容,题目加上“”两个字,更有分量,读起来更有气势。

认真读罢见报稿,胡福明说他的结论有两点:一,文章的基本论点没有变,仍然是“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以实践标准批判“两个凡是”;二,光明的杨西光、马沛文、王强华等和中央党校的孙长江老师等对文章修改得好,都提高了文章的水平,增强了战斗力。

胡福明强调说:“这篇文章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我可以说是这篇文章的主要作者。”胡福明解释说,“我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是《光明》公开发表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基础,而在修改过程中又融入了集体智慧。”

儿童咳嗽吃什么药
儿童咳嗽吃什么药
儿童咳嗽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