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宝坻信息港 > 网络

楚云涧 第五十九章 幽境祭云深

发布时间:2019-12-05 06:19:12

楚云涧 第五十九章 幽境祭云深

云宣回到临湖别院的时候,已近午时,恩珠和凌天扬都没有用午膳,焦急等待在厅中,直到见着云宣平安归来才放下担心,欢欢喜喜地一同进膳。

云宣不见楚墨的身影,问了一圈也没人知道他在何处,不免闷闷不乐,告了一声乏,躲回屋中休息去了。

躺在柔软如云的锦榻上,翻来覆去总是不能入眠。上午临别时和阿思兰的对话反复回响在脑海中。什么是情?什么是爱?对于十五岁的女孩子来说,依稀还只是朦朦胧胧的影子,无法理解透彻。

阿思兰和自己一般年岁,而且都是草原上长大的孩子,他对自己的喜欢,云宣并不觉得意外。可黄石散仙对自己一见钟情,就不免使人觉得摸不着头脑,这样的世外高人,一定阅尽天下美女,为何对普普通通的自己青睐有佳?而且那份痴情和执着还明明白白章显人前,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阿思兰和黄石,一个勇猛英俊,一个飘逸俊美,可为何反而是那总是千年冰山似的凌楚墨总是出现在梦里。

自从那日在落日崖被他所救,云宣的一颗心就似悬在了空中。他的一颦一笑都似一根引线,拉扯着她的心忽上又忽下。

那梦中的神秘一吻,那月夜下的并肩而坐……似甜蜜又羞涩的心事埋藏在云宣十五岁的心里。

这算不算喜欢?算不算爱情?云宣想疼了脑袋,也想不透答案。索性爬了起来,钻到了厨房,缠着小鱼教她做月饼。

又过了几日,满院的金桂开的越发的浓郁芬芳,香甜的气息溢满了整个临湖别院,不禁让人恍惚,以为正漫步在江南哪处庭院之中。

恩珠和云宣闻着这缕熟悉的香气,莫名勾起了思乡的哀愁。

凌天扬看出了她们的愁绪,在一日碧空如洗的午后,领着恩珠和云宣去湖边散心。

三人沿着碧绿的湖面,蜿蜒漫步到一处溪流的源头,潺潺的溪水清澈见底,欢悦跳腾的争相汇入碧波如镜的湖泊中。溪水的源头处还有一片稀疏的树林,透过树林,隐约可见一朵朵碗口大小的紫色莲花铺满了草地。

云宣认出了那紫色的莲花就是初入幽谷时使自己陷入梦境的梦莲,不禁好奇的询问凌天扬道:“师傅,这不是你上回说的梦莲幽境吗?我上次还被迷倒在那里呢。”

“小丫头记性不错

。你们仔细看那边的白玉石亭。”凌天扬宠溺的拍了拍云宣的头。

恩珠和云宣依着凌天扬的指点,越过紫色的妖媚梦莲,看清楚了草地中央有一座洁白的白玉石亭,在午后的阳光中熠熠生辉。亭中一座石碑,碑上苍劲有力的四个大字:云深之墓。

望着这四个深刻玉石的大字,晶莹的泪水潸潸落下,恩珠悲咽着无法开口。云宣含着泪,替母亲开口道:“师傅,我爹的墓怎么会在这里?”

凌天扬望着远处的石碑,也悲从中来,喉头哽咽道:“其实这也只是云弟的衣冠冢,当日我听到噩耗,赶去江南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他丝毫的踪影。于是只能找出一些当年他小住玄天宫时留下的衣物,在此处为他造了座衣冠冢,以表廖想。”

“那为何要在此设置梦莲幽境呢?”云宣不解的问道。

“你父亲当年就是一个极度喜静的人,与我好热闹的性子截然不同,我怕有人打扰了他的安眠,所以特地设了这迷障。”

恩珠对着凌天扬俯身相拜,感激他能够为云深做到这一步。

“弟妹啊,我准备在这湖边为你和云宣建一座小楼,一来这幽谷中有我玄天宫人守护,要比你们住在外面安全的多,云宣跟着我学习也方便一些。二来你们可以时时在此陪伴云深,也算阖家团圆。你看如何?”凌天扬建议道。

经过逍遥一难,恩珠对外面的环境也心生惧意,如果依靠岱钦家族的庇护总归不是长远之计,凌天扬能够邀请她们母女长住幽谷,无疑在眼下的境况下是的选择。于是,母女二人都很开心的同意了。

云宣对于母亲长住幽谷,其实心里还有着自己的想法,她准备在中秋过后就离开草原,去中原走走看看,如果能把父亲当年云游的路线都走一遍,那无疑也算实现了自己的一个心愿。可独自生活的母亲是她放心不下的人,如今有师傅和玄天宫的人照顾着母亲,那真是解决了她的后顾之忧。

正当三人在湖边设想着小楼的样子,随意聊着今后生活的时候,一只白色的纸鹤飘飘然落在了云宣的手中。云宣好奇的捧着纸鹤,一时弄不明白是从何而来。

突然,黄石懒洋洋的声音从纸鹤中传了出来,交待云宣要好好照顾自己,他因家中有急事,先回去处理。等事情了结就会回来找她,等等……罗罗嗦嗦一大堆话,哪里有半分仙人的超然姿态。

恩珠从未见过这样奇异的纸鹤,不禁拿了过来,仔细察看,那纸鹤也是神奇,被恩珠一碰,就瞬间化成了一道青烟,飘散开去,哪里还有半分踪迹。

凌天扬在一旁解释道:“这是黄石散仙的传音纸鹤,只有他指定的人才能接触,其他人一碰,它就会消失的。”

恩珠其实早就看出了黄石对云宣的情谊,忍不住问起凌天扬:“凌先生,你知道这黄石散仙家世如何?今年有多大年岁吗?”

凌天扬被她这么一问,也懵了半晌,眼神悠远的答道:“来无影,去无踪,神龙见首不见尾。要问这年岁,他叫我的时候总是一口一个凌小子。我想应该不会比我年轻吧。”

听到此处,恩珠一下子紧张起来,面色严肃的告诫云宣道:“云宣,这样不知根底的人物,还是和你师傅一样的辈分,你不可与他过多交往,知道吗?我可不想找个比我年岁还大的人做女婿。”

看着恩珠和凌天扬两人一个紧张,一个暗自得意的表情,云宣简直是无话可说,徒留一丝郁闷在眉间。

宝宝健脾的食疗
小儿止咳药哪些不含防腐剂
胸闷气短什么病
如何给儿童止咳安全用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