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宝坻信息港 > 教育

俄17岁逃学少年编织网络梦想

发布时间:2019-09-17 06:50:38

  俄17岁逃学少年编织络梦想

  有人把互联聊天为四个阶段:MySpace的时代相当于中学阶段;使用Facebook可以算是大学新鲜人;接下来受追捧的当属可以迅速用简短文字播报动态和想法的Twitter。不过,现在互联世界又萌发了新的创造,这就是。这个颇为另类的聊天站不需要用户名和密码,在的页面上有显示聊天对象视频的黑框、有输入文字内容的白色对话框。你只要用鼠标轻轻点击,就可以与络随机抽取的陌生友视频聊天,若不满意,你只要点击“下一个”,就可以换一名聊天对象。

  有人把互联聊天为四个阶段:MySpace的时期相当于中学阶段;使用Facebook可以算是大学新鲜人;接下来受追捧的当属可以迅速用简短文字播报动态和想法的Twitter。不过,现在互联世界又萌发了新的创造,这就是。这个颇为另类的聊天站不需要用户名和密码,在的页面上有显示聊天对象视频的黑框、有输入文字内容的白色对话框。你只要用鼠标轻轻点击,就可以与络随机抽取的陌生友视频聊天,若不满意,你只要点击“下一个”,就可以换一名聊天对象。

  创建 为寻乐趣三天建站

  去年11月,17岁的俄罗斯少年安德里·特诺夫斯基在创建Chatroulette时并没有想过它会成为席卷世界的互联新风潮。

  特诺夫斯基住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北部的一个普通居民区。这个身材瘦长、一头棕发的17岁少年有着令人头疼的逃学恶习,美国传奇黑客凯文·米特尼克是他崇拜的偶像。在特诺夫斯基8岁时,母亲就发现他每天都泡在黑客站上。15岁时,特诺夫斯基就破解了俄罗斯学校管理机构的系统,并试图窃取考试题。

  去年秋季,厌倦了Skype、Facebook的特诺夫斯基决定找点新娱乐,因而他花了3天时间创建了Chatroulette。起初使用Chatroulette的都是特诺夫斯基的朋友,随后陌生人很快开始出现在Chatroulette里,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到12月初,Chatroulette已经有500名用户。这时候,特诺夫斯基对他的父母说:“你们应该现在投资给我,因为我的站正在扩张。”父母给了特诺夫斯基1万美元,他用来买了一台小型服务器,这台服务器现在正在他家的桌子上运转着。

  发展 冒险聊天用户激增

  今年1月时,Chatroulette的用户骤增至5万。现在,Chatroulette每天的访问量达到了150万人次。

  视频聊天在今天并不是什么新鲜事。Skype、Google Chat和一些交友站都提供视频聊天服务。在所有上述站中,都是由人们自己来选择想和谁聊。而Facebook、Twitter等站都是基于现有的社交群体、兴趣或地点来组织的。

  但是Chatroulette彻底颠覆了这一切。在Chatroulette上,每一次聊天都是一次“冒险”。在这里,阶层、种族、地域、年龄、政治、宗教等一切可能影响你选择聊天对象的因素统统没有用。没人知道另一端的摄像头前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人。

  博客站Mashable的亚当·奥斯特罗说:“这会提示你,并不是每个人都跟你相似,你可能看到一些极其古怪的事情。”络研究专家尼科尔·阿德尔曼认为,这个站棒的一点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你会碰到什么样的聊天对象,“惊奇”正是它吸引人的力量。

  美国博客作者贾森·科特甚至认为,Chatroulette堪称当下互联中的站。

  现状 17岁少年成络新宠

  3月初,Chatroulette的创建者特诺夫斯基来到了美国。这名17岁的俄罗斯少年一夜之间成为了全球IT界的名人,有人对Chatroulette的估价在1300万到4000万美元之间,Skype、Google、俄罗斯IT企业Yandex以及被称为俄罗斯“络沙皇”的尤里·米尔内都向特诺夫斯基伸出了橄榄枝,希望与他展开合作。

  生活中的变化令特诺夫斯基感到迷惑。今年年初,在接受《纽约时报》邮件采访时,特诺夫斯基还表示:“我不太确定是否应该告诉全球我是谁,由于事实上我还没成年。”不过现在,特诺夫斯基认为自己已是个企业人士了,他说:“互联就是我的世界,它将莫斯科和西方连接了起来。”特诺夫斯基透露,自己的梦想是有朝一日能在硅谷拥有自己的公司。

  来到美国后,特诺夫斯基被投资人包围。但到目前为止,投资人对他的兴趣比他对投资人的兴趣要大。他说:“我有点害怕接受投资,由于我并没有任何商业计划,如果我拿了钱,我就得负责,我很怕让别人失望。”谈到Chatroulette成功的原因,特诺夫斯基说:“我自己还是青少年,因此我知道青少年想要在上看些甚么东西。”

  特诺夫斯基对有些人在Chatroulette上所做的“不那末好的事”感到不快。他每天都忙着在Chatroulette上清理“怪胎和笨蛋”。他说:“上到处是裸体画面,我想要一个干净的站。”

  特诺夫斯基表示,希望Chatroulette成为一个国际化的事物。“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使用Chatroulette的方式,有人认为它是一场游戏,有人认为它是个全然未知的世界,还有人认为它是种交友服务。”特诺夫斯基说,这么简单的一个想法对这么多人有用,这非常酷。(马晶)

  特点

  用户多为年轻男性

  有调查显示,Chatroulette用户大多数是男性,而且大多都很年轻,一些30岁左右的用户乃至在Chatroulette被嘲笑为“老人”。

  在摄像头前,友的表现千奇百怪。有人穿着奇装异服,有人弹琴舞蹈,想要娱乐电脑另一端的陌生人。有人想要练习外语,有人热忱地用视频向友展示自家的后院。

  美国CNN对Chatroulette做了一次测试。在一段时间内,测试者在Chatroulette上的聊天对象包括一名戴着小丑帽用法语讲笑话的法国人、2个穿着骷髅装在电子音乐伴奏下舞蹈的男子、1名在Chatroulette上泡了4个小时的疲倦的突尼斯男子。

  此外,在Chatroulette上还有动辄在镜头前脱光衣服或做出猥亵动作的人。斯坦福大学络和社会研究中心研究院莱恩·卡罗指出,这些行动为Chatroulette带来了潜伏的法律上的风险。但是卡罗也承认,根据现有的法律,很难说谁应当为这个站上的非法内容承当。

  美国失踪和被剥削儿童中心主任埃尔尼·艾伦正告说,为了防止络上的儿童色情犯罪,家长应该让孩子远离Chatroulette。许多络专家发出呼吁,要求Chatroulette安装过滤器。

  争议

  浮浅闲聊浪费时间

  关于Chatroulette,人们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它是互联上“尚待开发的领域”,有人认为这是“8分钟闪电交友”的络版,有人认为这是充斥色情的污秽之地,也有人认为它为不同社会群体的互动提供了一种便利途径。

  Chatroulette上的聊天通常都没有实质性内容,人们只是互相说一句“嗨”、“你好吗”,就迅速切换到下一个聊天对象了。络专家指出,与现实生活中的友谊相比,在Chatroulette上建立的关系是浅薄的,投入到Chatroulette交友的时间很可能是浪费。美国大学生谢尔比·罗兰德承认:“我们只有在无事可做时才会上chatroulette。”

  心理学研究者格拉汉姆·琼斯对Chatroulette的未来并不乐观,他认为这个站终究不会成功,“我无法想象会有很多人愿意长时间地使用Chatroulette。”

  不过,斯坦福大学社会学副教授迈克尔·罗森菲尔德的看法更乐观一些,他认为,虽然在Chatroulette上建立的关系可能比较浮浅,但是偶尔人们也可能会形成友谊。人们将愈来愈多地依赖络建立关系,而不但仅是依靠络来加深现实生活中已有的友谊。

  但不管怎样,还在继续以惊人的速度在互联上流行。

长城汽车设计副总裁皮埃尔辞职
小小病历本见证时代大变迁:从信息化迈向智能医疗
IT教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