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宝坻信息港 > 法律

孤儿背后的故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3:16:30

婷儿是孤儿,她父母都是因病而去世的,从小在婶婶家长大。也许是没有父母的娇宠,没有父母的庇佑,婷儿比任何一个同龄人懂事,勤快。在婶婶家,十三岁的她,家务事干起来有条有理,喂猪,把猪猪喂得饱饱的,小小年纪烧一手好菜。会帮忙叔叔带小孩。叔叔婶婶也很疼她,经常买吃的穿的用的,像自己的女儿对待。婷儿啥都好,就是念书脑子不灵活,所以初中没念完就收拾书本在家。婶婶叔叔劝她,没文化在这个社会难找工作。婷儿说看见书本那么多英语要背练习要做就头痛,打瞌睡。叔叔也不免强。  叔叔看生活过得去,荔枝园每年能卖个三五万,自己又是瓦工师傅,带婶婶到工地做小工,一个月也能收入个五六千。让婷儿看小孩,做家务事,钱放在家的抽屉里,婷儿想花就花,像亲生女儿一样信任。婷儿不怎么爱打扮,不怎么花钱,这一点是叔叔和婶婶欣赏值得信任的地方。  日子,平平淡淡。长大的婷儿虽没沉鱼落雁之貌美,但也不难看。短短的头发,齐耳根,天然的发质,柔软垂直,乌黑有光泽,个儿一般,不算矮也不算高。皮肤中性,不白,但也不黑。属于听话,温柔型的。  婷儿是宅女,不跟同龄人结群结伴,她的婚事是靠说媒的。  那小伙子名叫袁文,长的高高瘦瘦,浓眉下有一双英气的眼睛,挺帅。家庭一般,都是乡下人。是独子,自幼都是父母宠大的,所以,好吃懒做,聚赌,经常在镇上的酒吧闹事。婷儿的叔叔查出他的性格差,行为不好,所以不允许这桩婚事。  爱总是盲目的,婷儿明知道这些状况,但还是喜欢往那跑,在那住下怀上了小孩。叔叔无奈,看在死去哥嫂的分上,花钱为她办了一场像样的婚礼。农村不像以往,在家摆宴,自己买材料请大厨做,现在都兴到酒店请客,一千元一桌,七八百不等,叔叔挑了一千元的,共请了十桌。还买了电冰箱,金项链,消毒柜,一辆么托车给婷儿当嫁妆。婶婶一向当她为女儿,二十多年有感情了,送走侄女,婶婶舍不得泪湿润了双眼。  袁文口虽承诺婷儿结婚以后不赌,勤劳工作。但一向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已习惯的袁文,改不了好花懒做的习惯,去工厂怕加班,吃不好,睡集体宿舍说睡不着,这工作几天那走走的,终受不了苦又打包回来。  孩子出世要花钱,婷儿希望用语言能点化丈夫,好好做人。苦口婆心,好几次,给丈夫点面子,往往都是钻在他怀里用撒娇方式说的。今晚被袁文大力推开,婷儿觉得委屈,便生气起来。袁文碰巧,输了骗她妈说带老婆去产检的三百块钱,本来不痛快。两你一句我一句就吵起来。袁文也毫不示弱瞪着眼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这种人,整天游手好闲,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好赌,知道还嫁!  婷儿想着墨黑的人也不会说这种强词夺理的话,情急之下就顺手杯子的水本意是作个状,幷不是真的泼。袁文当以为真,闪躲时不小心头碰在柜子的边,出血了。婷儿看见血赶紧去拿创可贴,袁文怒火中烧,不顾已有身孕的婷儿,猛力拽住她一巴刮去,就在他想扔手再打一巴,他母亲闻讯走进来,一声吆喝才避免。  婷儿捂着脸,往外跑。婆婆在后往外追了很久都跟不上。她看见婆婆气喘吁吁,一把年纪就停了下来。婆婆抹干她脸上的泪珠,口口声声后悔纵坏他。因为是中年得子,所以儿子要什么,都尽自己所能,有求必应结果养成了习惯。“如果儿子有错,婷儿、我待他向你道歉。”婷儿想着婆婆一个长辈向自己道歉,心也过意不去。“咳,夜了,路黑糊糊的,几十岁,眼不太好,摔到了,也是一家人,也是自己来照顾,自己一进这个家门啊,就已当两老是自己的爸妈来孝顺。毕竟,父母早去。在这里,怪是怪老公不争气,但两老从来没亏待过自己。自己怀孕不能工作,吃的花的,都是靠两老种田种地,上山采药材拿去卖的小收入来维持的啊!”想完,婷儿便拉着婆婆的手慢慢的往家的方向走。  十月怀胎,婷儿,顺利生下一个女儿。袁文早出晚归,谎说在酒店打杂,其实是在跟另外一个女孩鬼混,贩卖白粉。单纯的婷儿觉得孩子是福星,能让丈夫懂事就好了,不去赌了少赚一点也很满足。“一家人和和睦睦,开开心心就好。”  如果不是袁文跟那个女的前男友争风吃醋,在酒吧大打出手,将对方打个重伤,警方从他身上搜出白粉,将他拘留,想必一家人还被蒙在鼓里。  一夜夫妻百日恩,他毕竟是女儿的父亲,重要是心里还爱这个男人。婷儿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也是看在家里两老的份上才等他。父母老泪纷纷:“你把女儿放在这,找个好人家嫁了你还年轻!这衰仔不值的让你留恋。”但婷儿还是用心良苦了,也舍不得:“我走了,孩子和这对老人谁来照看,同在屋檐下彼此有了感情,他们平时像女儿一样疼我。”  一年过去,袁文的爸得了肠癌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与世长辞,在亲人的嚎哭声中如风里的一张落叶!  打理好公公的身后事,按遗言,她把骨灰带去,出现在袁文的看守所。  袁文满脸胡子,面容无光,见到婷儿,再看已睡了的女儿,还有骨灰盒,流下了忏悔眼泪。婷儿说“你在这要好好改造,咱们还年轻,十年一晃就过去了,我跟叔叔在工地做小工,生活可以维持。妈经常风湿腿痛,干不了农事,你不要不争气啊。”袁文把泣不成声的婷儿拥在怀里,紧紧地,用泪水默然书写了一份承诺。  六年后,在工地里。人们常常会看到这样的一对夫妻,在南国六月的阳光下,挥汗如雨,伴混凝土。这对夫妻,由于有诚信,人们建造房子总是找到他。十年后在城里购买了六十万的房子,还有一辆小车。这个高尚住宅区,一年四季草木葱茏,花儿常开,假山喷泉,如诗如画。每到黄昏,小区的人们几乎都看见一对夫妇,推着一辆轮椅在弯弯的小路散步,这对夫妻不是别人,就是婷儿与袁文,轮椅里坐的是袁文的老母亲。 共 223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感不足与性冷淡的关系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