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宝坻信息港 > 法律

雷生新品聊斋屋05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19:45

《一》  雷生是庆丰县连续几届的省人大代表,也是县政协的农民政治部委员兼农民企业组织部部长,姓周。谈起他的人生,到现在还有人在摇头感叹:“这个周疯子,他的大脑一定是进水了……”  庆丰县原名飓风县,现有二十余万人口。传说这是一个古老的县城,从开天辟地至今已历尽沧桑千锤百炼,自从有了人烟以后,这里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地带,一年四季风吹大地、彩旗飘飘!有风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尤其是炎热的夏天为可贵。然而,这里的风并不都是适宜的柔风,而是常常夹杂着狂风偷袭,甚至比狂风更为可怕的龙卷风也前来摧残索取!飓风县也是因此而得名的。  龙卷风现在人都已了解,在解放前的中国是很少见到这个名词,许多民间都将龙卷风神化为‘神龙’,也有叫‘天龙’的,说是玉皇大帝专门命神龙去人间惩制那些违背良心涡害百姓的人。神龙所到之处均是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像一条巨龙从天空盘旋至大地,时而变换着身姿!有时也伴有冰雹危害民众。随着神龙的献身,一些害人之人心惊胆战,吓得他们跪地祷告要好好做人。每一次神龙过后,飓风县是一片狼藉,民不聊生;房田、人口伤亡极度惨重!  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心计的人借此大力宣扬不要做坏事、损事,否则神龙就会亲自前来收复降灾。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慢慢地人们就形成了一个共识。从那时起,飓风县的民风就越来越好,一些大人为了教育那些屡教不改的孩子就告诫说:如果小孩不听大人的话,神龙就会来将他带走。一听说是神龙,许许多多不听话的小孩就老实了很多。说来也怪,自从这里的龙卷风少了以后,飓风县的害人之闻极为罕见,历时数千年被历届皇权所公认为良民楷模。  龙卷风少了,但是暴风仍历历可见,尤其是寒冬腊月,风吹刺骨万夫莫当!许多老人都经不起寒冬暴风的摧残,过早地离开了人世!  为了更好地生存,有人提议将东北和西南边缘抬高多多栽树以防飓风,这个建议得到了赞同,多年以后,飓风县就形成了一个圈圈,只有南方是连接着平原地带。  随着时间的推移,飓风县的人造山林渐渐地演变成大山、深山。自从有了山林以后,飓风也少见了,冬日的太阳也变得暖阳阳,一年四季更是风调雨顺,整个飓风县城是年年太平,岁岁安详!后来就有人提议就将飓风县改成庆丰县,意思是欢庆丰收的意思。  雷声出生于六十年代初,是地地道道的庆丰县人,祖祖辈辈都住在庆丰县的东边山区边缘。他兄妹四人,他排行老三,一哥一姐一妹,他父母说雷生出生时是难产,接生婆说是横胎,需及时送往医院科学处理,否则一大一小都有生命危险。当时正是六月炎天,天气无常,上午还是烁热的太阳,等到抬着产妇出门时竟下起了瓢泼大雨,接下来是风雨交融、偶伴雷鸣电闪。    《二》  雷生的父亲周大贵和三个邻居一起轮流抬着待产的妻子急匆匆地赶往县城,接生婆也紧跟其后以防万一。担架是用竹床改装的,(竹床是用竹子编织而成的,有七八十公分宽左右,和床差不多长,是夏天休息乘凉的好地方,可以坐着也可以躺着。在当时汽车极少的交通情况下,竹床是送病人的工具,只要将它翻过面就像是一张四周有扶栏的床一样,底下垫上软绵绵棉被,人躺在内面十分安全舒适。)两边用一根长木头绑在床脚上,再横着绑上扁担,一前一后两个人抬着,因为山路狭窄又是雨天,人多了反而不便行走。如果路好和路远就安排两个或更多的人在旁边随时接替换班,用四个人会更加轻松安全。就当时的山路经雨水淋湿以后变得非常稀滑,抬担架的人需格外小心谨慎,稍不注意就有人倒架翻的可能发生。  在经过一个小山坡时,突然一道电鸣划破长空,接下来是一声霹雷震耳欲聋,在担架的上空久久地徘徊!  也不知是抬架人不小心还是被雷声惊吓了一下,走在后面的人一个趔趄竟意外的滑倒,幸亏周大贵和一个邻居扶住竹床快速托起,但竹床还是随着后面人的摔倒而猛然下降,险些将前面的人带倒,此时的接生婆早已吓得大声尖叫,慌乱中她不失理智,赶忙上前将撑盖在产妇上面快要掉下的尼龙薄膜扎了起来,以防雨水进入。  待到竹床平安地落在周大贵的肩上时,一阵婴儿的啼哭从担架里传了出来。  “生了!是孩子出生了!”接生婆兴奋地大声叫喊。  来到太过突然,也很意外,幸亏是刚刚离开村庄,要是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半道,恐怕母子俩的安危就没有那么乐观!  总算是有惊无险,也多亏了接生婆的一路跟随。就在孩子出世的时候,她果断地就近一家草棚里将孩子剪下系带,在旁边老乡的家里打来开水,处理了一下母子的卫生包扎以后,赶紧抬着产妇掉头回家。  心随人愿,母子平安!雨停了,乌云也不见了,阳光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周大贵感动得眼流热泪,他双膝跪在大地,向苍天拜了三拜,此时的无声胜有声,这是一个值得让人庆幸而难忘的场面!  周雷声就是带着这样一个传奇色彩出生的,因为是雷后出生,所以周大贵就给他取名雷生,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清脆震耳的雷鸣声。  雷生的出世给相邻们带来许多的猜测。  有的说:“这孩子是天命所生,将来一定不是等闲之辈!”  有的说:“我亲眼见到从一道电闪中有一团金光落入山中,雷生这孩子肯定是神仙附体,不同凡响啊!”  那个抬担架的老乡说的就更加悬乎,他说:“就在雷生出世的时候,我的眼前一道红光滑过,吓得我滑了一跤,等我站起来时,雷生就哇哇地哭了出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众说纷纭,人们的传说越来越离谱。唯有山中一个孤寡老人与众不同,而且出语颇具人生哲理:“自古英雄出世大都家门不幸,不连累身边乡亲就算是万幸!一个将军必须牺牲成千上万人才能成就出他的功勋!这孩子出生迷离,是福星还是灾星少谈为妙!淡忘他吧,说多了并不是一件好事!”  老人的话在许多人的心理留下了阴影。没过两年,雷生的母亲生下他的妹妹后不久就落下来病根,几经医治无效,终落下一个双腿瘫痪常年需要照顾的病人!为此,雷生的父亲周大贵的日子更是操劳。    《三》  随着时间的推移,雷生并没有像大家传说的那样与众不同,他非常平常,和其他的小孩一样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慢慢地,人们也不再谈论雷生的出生,对雷生的期望也渐渐地变得淡忘。  一晃,雷生已念完了初中。坦白地说他只上了七年学,也就是念到七年级时就初中毕业了,那时的小学是五年,初中是两年。  雷生的成绩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差,也不是他不想念书,而是家里太穷供不起他上学的费用。没有念书的雷生,和许许多多的男孩子一样,不到十五岁就选择了学艺。  在农村学艺,一般都是以泥工、木工、油漆工、竹匠和裁缝五大类型居多;不想学艺的有的在家种田种地,有的去做副业(就是打工),还有的就是做一些小商贩等等各展所长。  雷生思量了几日,选择了木工。学艺的哪天,周大贵请来师傅办了启师酒才算正式步入门徒。学木工必须准备一把斧头一把锯子,其它的工具以后自己慢慢配置。  过去学艺规矩很多,一般是三年才能出师,头一年基本上是给师傅做家务,第二年师傅才带徒弟出门学艺,而且是打打下手干些粗活,如果徒弟聪明,在第三年才教徒弟干些精活,有些笨一点的徒弟直到出师以后还得由师傅带着继续学艺,但不同的是能给徒弟发些工资。  雷生在师傅家里干了两三个月的家务,什么挑水做饭、喂猪种菜、打扫卫生等一些家庭琐事,到了第四个月时,师傅就带着雷生开始天学艺。  木工离不开斧头,斧头也是木工的保护神,据说这是祖师爷鲁班传下来的规矩,木工必须每天早晚都带着斧头出门回家,一是规矩,二是可用来防身,关于斧头的故事在农村还是有许多传说的。所以,斧头就是木工的命脉,斧头不能有任何不正常的情况发生,否则就意味着对斧头的主人大为不利。  雷生每天扛着斧头来来去去,在师傅家跑了三个月也没有用过斧头,好不容易在学艺的头一天施展一下斧头的妙用,不曾想一件意外发生了:是斧头夹灰不能使用(就是钢和铁没有粘合好,砍木头时钢和铁中间分离后夹些木渣)。  每一行手艺都有它的故事和讲究,木工也是一样,如果一个学徒的木工斧头‘夹灰’,说明这个学徒不适合做木工。还好,雷生的师傅还算开明,他认为这是铁匠没有打好斧头而造成的,于是他介绍在当地的一个铁匠给雷生又打造了一把斧头,结果又一次意外发生了,新打的斧头和上一把斧头一样‘夹灰’。  “这是天意啊!”师傅感叹了一声告诫雷生的父母说:“雷生不是学木工的命,像两次斧头夹灰的情况可以说是非常罕见,他与木工无缘,如果一定要学就另请高明吧!”  就这样,雷生放弃了学做木工,闲住了一个月的时间以后,他就选择了学做油漆,父母也同意并支持雷生的选择。  这次学艺,雷生没有整天在师傅家做家务,因为师傅很忙,头一天学艺就带在他上工了。就在雷生学艺的第二个月底时,雷生又闯祸了!早些年油漆的光油都是用桐油熬制而成的,不像现在什么品牌的油漆都有,也不用那么麻烦。熬桐油是油漆工重要的一门技术,现在的油漆工根本不了解这门技术,当然也不必要去学,因为现在几乎是用不上。  熬桐油在一般的情况内,是轮不到一个不满半年的学徒来动手的。那天刚好师傅急着上茅房,他叫雷生看着注意一下,等他回来时,却看见雷生正在扑火。原来是雷生不小心将火种带进了桐油,要不是旁边有一堆沙子,险些将主人的房屋焚烧掉。  看着雷生脸色铁青,师傅也知道他吓得不轻,未了只是告诫他以后千万要小心,这次人和房子没事就是大大的万幸!  如果说雷生这是一次意外也算罢了,但没过多久,又是同样的桐油失火发生了……  雷生又一次回到了家里,师傅说他不是学艺的命!就这样雷生彻底放弃了学艺,他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务农。    《四》  时间就这么一天挨着一天从雷生的身边滑过,稍不注意又是一年过去了。  这一天,也就是雷生十七岁那一年中的一天,雷生从山上砍柴回家时,他看见一条蟒蛇盘旋在自家的大门上,那意思有点不让人进门似的。  雷生一声惊叫,拿出砍柴的大刀冲上去照着蟒蛇劈头乱砍,一边砍一边叫唤:“砍死你,砍死你,敢挡住我进家门……”  雷生的砍叫声惊动了屋内的周大贵,他闻声来到堂前,他看见儿子挥舞着砍刀在大门上咣咣乱砍,直砍得木屑四处横飞。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忙上前阻止儿子问:“雷生,你在干吗?怎么把门都砍坏了?”  “爹您不要过来,这条蛇还没有砍死,会咬人的!”  雷生的话让周大贵大吃了一惊,什么蛇呀蛇的,哪里有啊?儿子明明是拿着砍刀在砍贴在大门上的门神画像,怎么会有蛇呢?  周大贵来不及多想,当下上去用力截下雷生手中的砍刀大声喝诉:“你是不是疯了?好端端的大门看你都砍成什么样了?”  周大贵有些激动,可雷生却理直气壮地地回答:“您没看见我在砍蛇呀?”说着雷生从地上捡起一块木皮对着父亲说:“您看,这不是蛇吗?”  看着儿子怪异的主动,周大贵不敢多讲,他突然有些担心后怕,儿子是不是又遇见了什么意外?好像是神志不清一样……  雷生也许是累了,他抛了几脚地下木屑,自个儿咕隆咕隆地去房间休息。等他醒来时发现大门被砍得乱七八糟,他却奇怪地问道:“是谁砍了我家的大门?”  雷生的问话让周家上下默然,她们不敢去想,也不敢说是他所为,一时间面面相观相对无语。  在这以后,周大贵就安排大儿子时常照看着雷生。  一段时间过去以后,雷生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异样发生。就在大家刚刚放下心来的时候,雷生的又一次举动让全家人惶恐不安!  这是当年一个夏季的深夜,正当大家熟睡的时候,雷生急匆匆的起床,来到鸡窝窝前将自家的大公鸡抓了一只,他拿刀砍掉公鸡的脑袋,拎着无头的公鸡将鸡血滴洒在每间房的门口四周,一边嘴里还在不停地念道:“看你这些小鬼还敢不敢来……”  母亲早被外面的鸡叫所惊醒,她叫起周大贵去看看为什么鸡叫。  周大贵点着煤油灯打开房门一看,只见儿子雷生正拎着一只鸡在满屋子里转悠,满地里都是鸡血。  周大贵看不懂儿子的用意,他问:“雷生,你不睡觉在干什么?”问完后,他忽然想起儿子是不是又……  “今晚来了许多小鬼要害我娘,我已用鸡血将它们驱走,以后这些小鬼再是敢来,我一定都杀掉它们!”雷生很冷静地回答着,一会儿将公鸡放在桌子上自个回房睡觉去了。  周大贵担心的事发生了,近一年来,他偶尔也听乡邻说起雷生有不少古怪的行为:有人说看见雷生常常一个人坐在山头发呆;有人说经常听见雷生在大山上一个人嚎叫,说什么宝啊宝啊什么的;也有人说雷生的想法很多,并非池中之物,呆在山里会埋没他的…… 共 1087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附睾炎能够吃橘子吗
黑龙江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