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宝坻信息港 > 法律

鹤舞月明 第三九三章 赤离天民

发布时间:2019-11-13 02:14:37

鹤舞月明 第三九三章 赤离天民

更新时间:2o13-o2-o2

第三九三章赤离天民

“愚蠢!你下去吧!”

赤离天民看着得意洋洋地赤离不思,厌恶的挥挥手,就像赶走一只讨厌的苍蝇。

“老祖!孙儿恭听老祖教诲。”

赤离不思在凤家堡受到一个筑基修士的羞辱,心里咽不下这口恶气,直接赶到玉骨火山,软硬兼施

,“逼迫”四个家族“不得不”答应停止对凤家堡出售玉骨火蜥,原以为会受到赤离天民的夸奖,不料被却当众呵斥,一时间对凤家堡的恨意达到了dǐng峰。

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难堪过了。

追根溯源,当然是凤家堡“不听话”造成的。

但他却不敢真的如赤离天民所言一般“下去”,对自己的这个老祖,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被老祖骂愚蠢不一定就是真的愚蠢,如果不给赤离天民骂人的机会,才是如假包换的愚蠢。

“呵呵,你还不服气?凤家堡的玉骨火蜥和祝融火炉有关,这盘棋,是你掺乎的起的?飞灵派会怎么想我?你以为骆锋阳来凤家堡真是喝酒来了?”

赤离天民对赤离不思的态度,果然并不介意。

“这个孙儿知道,我并不打算长时间……”

对玉骨火蜥的用途,赤离天民当然有所了解,他也不敢真的让凤家堡一直缺少玉骨火蜥,等凤家堡上门求他,他自然会安排解除禁运,他的目的不过是告诉凤家堡:别以为你攀上了天元派甚至飞灵派,没有离火宗的支持,你什么都不是,以后给我老实diǎn。

当然,如果有可能,“小小的”提高一下玉骨火蜥的价格,他也很乐意看到。

敲打凤家堡的同时顺便为自己出一口气,赤离不思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的。

要让周围的家族看看,谁才是新叶城的老大,一个荣誉长老算个屁。

“愚蠢!你真以为他们囤积玉骨火蜥,是你的功劳?你算过没有,他们把没用的玉骨火蜥留在手里,要损失多少灵石?就凭你和郑凯的交情,郑凯会用这么一大笔灵石陪你胡闹?你以为张淼是干什么来了?莫琉荇又到玉骨火山干什么去了?你説卖就卖,你説不卖就不卖?新叶城,是你説了算,嘿嘿,新叶城,要变天了。”

赤离不思的举动,在赤离天民看来,当然是不知天高地厚之极,但他也不会太把它当回事。

明白人自然知道怎么回事。

玉骨火蜥的事,不过是激流中的一朵小小的浪花,大势所趋,岂是一个小屁孩的小性子所能决定的了的。

至于不明白的,那就让他们一直糊涂下去好了。

他之所以对赤离不思大雷霆,是因为他心里很烦。

几天前,百巧门的莫空潇找上他,和他谈判两家宗门的“合作事宜”,令赤离天民很不舒服。

总体上而言,在新叶城区域,百巧门在炼丹、炼器、和制符上比离火宗有些优势,但离火宗在灵植和矿石的开采方面稍占上风,两家彼此制衡,高端战力相差不大,也不愿斗个两败俱伤,以致便宜了外人。

千年来两家勾心斗角不断,却又不得不和对方有生意上的往来,每次两家元婴真君的谈判,都是一场艰苦的拉锯战,当然是有胜有负,得失自知,却是谁也不能一举确立胜势。

但是近百年来,赤离天民越来越明显的感到,百巧门的态度越来越强硬,咄咄逼人的姿态显露无疑。

而今年尤其明显。

他知道为什么!

自然是张淼带来了玄灵派的态度。

实际上,近百年百巧门的变化,説到底,也是玄灵派暗中支持的结果。

赤离天民了解莫空潇,他和莫空潇从筑基时就是老对头,斗了几百年,没有玄灵派的支持,他不会比莫空潇差。

赤离天民当然也希望飞灵派像玄灵派一样行事,他也为此做了不少工作,可惜,飞灵派重diǎn关注的方向,不在凤鸣山,不在新叶城。

他对飞灵派的决策层,影响力微乎其微。

而玄灵派现在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元婴真君,本来有机会成为他有力的支持者的,可惜,金丹时的一次选择,让两个原本是的朋友,从此互成陌路。

这个“老朋友”结婴以后,离火宗,也就渐渐淡出了飞灵派高层的视野,成了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野孩子。

现在,新叶城倒是飞灵派的热门话题,吸引了不少的目光,但很遗憾,赤离天民明白,在这场大戏中,离火宗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是一个小小的凤家堡的配角。

赤离天民感觉很憋屈。

借助飞灵派对凤家堡的关注,趁机活动活动,改善一下离火宗的处境,这种想法,让赤离天民觉得恶心。

借凤家堡的光,他拉不下这个脸来。

凤家堡,连一个元婴真君也没有,不仅现在没有,历史上也没有,从来不曾有过!

他甚至有过率领离火宗归顺玄灵派的念头,但也只是一时冲动之下想想而已。

不説离火宗能不能承受飞灵派的怒火,就是离火宗屈居于百巧门之下,自己承认败给莫空潇这个老对头,赤离天民就不会接受。

而赤离不思的举动,实际意义没有,却无疑会传递出一个错误的信号:离火宗,在跟玄灵派合作。

事情很小,但这个信号会被放大到什么程度?

赤离天民很清楚,即使张淼想不到,莫空潇也一定会把这块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吃的干干净净。

关键是,接下来他要怎么办?

赤离天民没有好的手段应对。

所以,他更看赤离不思不顺眼。

“莫琉荇去了玉骨火山?老祖,我这就再去一趟郑家,问问郑凯是怎么回事!忘恩负义的小人!”

赤离不思眼中杀气凛然,如果郑凯就在眼前,他很可能会忍不住出手。

赤离不思和郑凯筑基时关系不错,两人在一次探险之时,无意间现了一个修士的洞府,其中珍贵的东西有两样,一件威力巨大的法宝和一株七宝乌芝。

七宝乌芝是炼制凝虚丹难得的灵药之一,有了这株七宝乌芝,不难换到一枚凝虚丹,郑凯当然需要,赤离不思也需要,每个筑基修士都需要。

,赤离不思还是选择了那件法宝,把七宝乌芝“让给了”郑凯。

其实那家法宝也颇为不凡,赤离不思回去交给离火宗,也足以换到自己结丹的丹药,不过这些,他没有告诉郑凯。

至于郑凯能不能猜到,他也懒得费心。

郑凯凭借七宝乌芝换回的丹药结丹成功之后,对他一直很客气,几乎是言听计从,很给他面子,时间久了,他也就习惯了自己对郑凯“有大恩”这个“事实”。

“让不思去转转也好,总比什么都不做好些。郑家也未必敢正面和我离火宗翻脸。”

赤离天民双眼一眯,不再看赤离不思。

……

“凤大哥伤势渐有起色,小妹恭喜凤大哥!”

慕容雪菲不在,对上凤如山一个人,夏琪琪毫无压力。

“多谢夏道友吉言!”

凤如山本能的不愿和“夏道友”多説,但他也知道,值此多事之秋,夏琪琪无事不登三宝殿,来説是非者,即是是非人,他又不敢将夏琪琪拒之门外。

“昨天小妹和管忠飞师兄、张淼道友在一起,偶得一瓶安神酒,味道不错,请凤道友尝尝。”

夏琪琪拿出一个翠绿色的玉瓶,倒了两杯碧绿色的灵酒。

“好酒!这安神酒和贵门的听雨残荷颇有几分神似,斜风密雨,管道友公务繁忙,还有这等兴致。”

“这明明就是碧水门的听雨残荷。管忠飞是新叶城战部的统领,张淼找他干什么?还要夏琪琪引见?”

碧水门的名酒听雨残荷,凤如山当然品尝过多次,对夏琪琪的信口雌黄,也不放在心上。

显然,夏琪琪本来就没想过和他论酒。

“呵呵,凤大哥高明。管师兄本来只是一个外门弟子,却天纵奇才,机缘巧合之下修成战将,算是门中一段传奇,小妹以前只是听説管师兄的大名,昨天才次见到,……。”

“连一杯破酒也记得清清楚楚,凤如山还真是个多情种子,哼!”

从此以后,夏琪琪再没喝过一口听雨残荷。

凤如山对她的戒备之心,毫不掩饰,却对多年前的一杯听雨残荷念念不忘,令夏琪琪很伤自尊。

她当然不知道凤如山在夏卿岚手上吃够了苦头。

其实夏琪琪错怪了凤如山。

凤如山在紫霄城中和朱玉北喝酒,喝的就是听雨残荷。

传説常喝听雨残荷,身体会带有荷花的清香,朱玉北自然不在乎清香清臭,但朱玉北不在乎,柳莺莺在乎,筑基之前她喝不起听雨残荷,金丹之后,两人的储物袋之中,听雨残荷着实不少,两人还没喝醉的时候,免不了要陪着柳莺莺和慕容雪菲品评一番。

凤如山自然不知道夏琪琪的小心思,就是知道,他也不在乎,他被夏琪琪话中的意思吓了一跳。

张淼通过夏琪琪找管忠飞,居心何在?

管忠飞可是新叶城战部的统领!

大连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西藏治疗牛皮癣费用
威海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靖边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遵化市人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