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宝坻信息港 > 故事

一世之尊 第五十六章 破铜烂铁

发布时间:2020-01-17 02:55:58

一世之尊 第五十六章 破铜烂铁

联姻?孟奇微微皱起眉头,这也太急了吧,不过想想若是要用唐明月联姻,必须得这么急,唐老爷子随时可能过世,作为长房孙女,按照礼法,她必须守孝三年,如今倒是能按上冲喜的名头。

“唐家小姐自己是什么意愿?”孟奇想到昨日唐明月的恩义,开口询问道。

他昨晚回来后一直藏在后院,除了齐正言没人知晓,以防唐叶凌万四个世家彻底撕破脸皮,宝兵和高手尽出,前来强杀,不过到了天明也不见动静,他就明白了世家们还是没有如此行事的勇气。

这里不是西域,是更繁华更稳定更有秩序的大晋,不仅有六扇门看着,世家和门派们也不愿意自身弟子外出后早不保夕。

所以,即使四个世家谋划了花月楼围杀,也不敢持续太久,否则六扇门捕头肯定会前来阻拦,而若杀掉六扇门捕头,孟奇这种浪迹江湖的倒是不怕,普通世家有根基在,逃不过事后的追索,说不得就家破人亡了。

伙计看着昨晚据说大杀四方仅仅被宝兵逼退的孟奇,喉头蠕动了一下:“唐九小姐当然不愿意,叶三公子是什么为人,整个邑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据说她闹了一阵,但由于唐老爷子昏迷,长房又没有别的嫡亲长辈在,没能反抗成功。”叶三公子比当初唐二公子更纨绔更淫逸,而且做事阴毒,心狠手辣,他房里打死丫环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正常人家的女儿谁会想嫁给他?

孟奇沉默下来,没再多说,一直到伙计出去。突地叹了口气。

“你想假冒唐二公子?”齐正言略皱眉头。

孟奇轻轻点头:“嗯,唐二公子虽然有祸事在身,但刺客得手之后肯定远遁。我又只冒充三日,搅混局面。破坏联姻,等他们再次派人前来,我早就取下面具,变回孟奇,他们还能知道是我扮得不成?”

“唐九小姐于我有恩,唐叶凌万四个家族主事之人和我有仇,大丈夫处身世间,若不能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心意何安?”

昨日之后,自己安然逃离,唐叶凌万四个家族若不提高警惕,防备自己刺杀家族重要人物才是怪事。

虽然自己能潜伏隐藏,依靠“不死印法”来源于刺客一面的特殊,花费时日,一一暗杀,但如此一来,就未必能阻止得了定亲。等到定亲之后再杀掉叶三公子叶孝杰,加上当日花月楼唐明月的提醒,肯定会出现自己与唐明月暗通曲款。情投意合,所以阻止联姻的传闻。这种流言蜚语,自己是无妨,但唐明月乃世家嫡女,清誉很重要,若两人真的有感情,事后成为情侣,倒不失为一段江湖佳话,可自己压根儿对唐明月没感觉。也从未想过“以身相许”,如此行事。唐明月名声尽毁,对她这种世家小姐。无异于生不如死。

而且,这里是大晋,不是西域,不可能任由自己肆无忌惮地暗杀,只要成功几次,且波及当初动手之外的人,六扇门高手和周郡王氏的高手肯定会前来缉拿,事情并非想象中那么轻松,否则没有半步外景镇压的世家,早就被左道人物灭门夺宝了。

齐正言轻吸口气,没有阻止,只是指出疑难:“光靠面具,可未必瞒得过亲人?唐二公子的举止、喜好和习惯,我们都不知晓,而且他比你高一点。”…

“唐二公子外出多年,历尽艰辛,武功有成,举止、喜好和习惯出现改变再正常不过,并且他当时喉咙受伤,我能以此为理由尽量少说话,免得露陷,至于身高嘛……”孟奇忽地笑了笑,身体发出一阵脆响,生生拔高了一寸,脸色肌肉轻微蠕动,乍眼看去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齐正言嘴巴半张:“这?”

“这就是*玄功的神妙,对身体的细致强大掌控。”孟奇嘿嘿笑道,“我还能按照面具,将自身容貌调整得与唐二公子有五六分相像。”

等进了唐家,以唐二公子的身份做事会方便很多,迟早弥补自己冰阙的损失!

纵使唐家怀疑真假,自己也乐得扯皮,反正只要搅混水三日,又不是要长久冒充下去。

齐正言收敛讶异,沉声道:“你先随我出城,我将本门收集的唐家各人资料给你,之后万事小心。”

…………

唐家本族府邸位于商水出城处,院落深深,青苔蔓延,尽显百年世家的沧桑与底蕴。

由于是唐五爷“刺杀”浣花剑派主事而身亡,其余唐家之人不同意为他办丧事,因为这形同对浣花剑派宣战,故而只有他们这一房有哭声传出,唐府其余各处皆保持原样,但整个府邸似乎一片阴云惨淡,暗流汹涌。

门口几名侍卫不时偷瞧门内,偶尔对视一眼,皆唉声叹气。

“二爷怎么想的?好好的把九小姐嫁给叶三那个混球!”一名侍卫咬牙切齿道。

叶三恶名远播邑城,就连寻常人家也不愿意自身女儿嫁给他,何况世家大族!

另外一名侍卫叹了口气:“形势比人强,若不联姻,绑住叶家,紧靠王氏,根本无法在邑城立族了。”

“呸!若非二爷、五爷、七爷他们脑子糊涂,放弃浣花剑派这个强援,何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哼,而且联姻凭什么得九小姐,七爷家十三小姐年纪幼小不提,二爷家六小姐早就到出阁年龄了!”旁边的侍卫低声咒骂道,“我看是二爷想趁机将九小姐踢出去,过去又不是没有女家主的事情!”

对于世家大族来说,女家主的情况非常少,一般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家主这一房只剩独女,且天赋横溢,比其他房男子尤甚,加上家主和长老力撑。这才成为家主,招婿入赘,二是这名女子外有足以镇压整个家族的强援。

唐明月所有条件都不具备。除非唐老爷子突然苏醒,凭借多年威压和只忠心于他的长老客卿。强势做出这个决定,不过他若死去,唐明月这个家主之位也坐不稳,可唐二爷等人却急匆匆为她定亲,还是挑的差选择,难免让人不解。

说话那名侍卫摇头道:“据说是叶家家主亲自为叶三求娶九小姐,说要让她管住叶三,嘿。若能管得住,他自己早干嘛去了?”

叶三能如此跋扈,毫无疑问是家主嫡子。

想到如花似玉,为人善良,从不摆架子的九小姐要嫁给神憎鬼厌的叶三,他们这些侍卫也颇为郁闷,互看一眼,再次唉声叹气,这种事情,他们根本没有发言权。

突然。一个略微瘦削的男子缓步走了过来,他左手提着一把被黑色刀鞘包裹的长刀,气势冷冽。眼神凌厉。

“来客止步。”一名侍卫赶紧迎了上去。

这名男子正是孟奇,他已经戴上面具,此时看了看侍卫,又看了看门口挂着的“唐府”匾额,沙哑着声音道:“什么时候我变成客人了?”…

“你……”这名侍卫讶异地看着孟奇,这才觉得他与唐老爷子有几分相像。

一名在唐府多年的侍卫眼皮一跳,又惊又喜地道:“二少爷?”

孟奇轻轻颔首,故作世家傲慢地道:“难为你还记得我。”

鬼知道他是谁!

“您,您没死?真好!回来的正好!”这名侍卫仔细端详。从身高外貌等确定就是自家二少爷,脸现狂喜地道。

孟奇沙哑道:“出了什么事?”

几名侍卫你一言我一语将事情大概讲述了一遍。孟奇耐着性子听完了这些早就打听到的消息,末了沉声道:“长兄如父。谁敢打九妹主意,先得问过我手中之刀!

“带我去见二叔他们。”

侍卫分出一人,引着孟奇入府,其余则好奇又期待地打量着二少爷,忽地发现他每一步迈出的距离完全一致,形同丈量!

“二少爷,二少爷的实力……”他们瞠目结舌,虽然是普通侍卫,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

唐家大厅内,上首两张太师椅无人就坐,以示家主尚在,左右两侧各有一溜四方椅排到门边,椅子间隔是小方桌,供放茶用。

左手是主,右边为客,左手领头之人为五十多岁半百老头,宽袍大袖,头戴梁冠,他下首是位年近四十的儒雅男子,手摇折扇,嘴角含笑,依次下来有着几位长老、客卿首领和唐二公子这一辈的几位年轻高手,唐明月因为是长房子弟,也坐在了门边。

右边上首是个年纪不大的公子哥,国字脸,宽鼻阔嘴,行止端庄,腰配长剑,坐在那里,竟给人岳峙渊渟之感,他的下方依次是叶凌万家的家主和几位九窍长老,再之后则是叶三与另外两家的嫡子——凌大公子,万三公子。

“明月,叶家如此心诚,明日你就与孝杰订婚吧,也算为老爷子冲喜。”唐二爷威严说道。

唐明月脸色苍白,横了对自己挤眉弄眼的叶三一眼,强撑着道:“二叔,我乃长房嫡女,婚嫁之事须得家主同意,你虽暂代家主之位,还不是真正的家主。”

叶三笑嘻嘻地道:“明月,你这话就不对了,若老爷子过世,家主之位不是唐二叔,就是唐七叔,他们都同意你与我定亲,这与家主决定有何区别?”

言之有理……其他人都轻轻颔首。

唐明月深吸口气道:“我二兄乃长房嫡子,礼法规定的家主,若他未亡,二叔、七叔凭什么决定我的婚嫁?”

叶三摊开扇子摇了摇:“休提唐二生死未卜,家主之位不可能一直等着他,就算他完好归来,以他的破铜烂铁刀法,何以服众,何以成为家主?”

“是啊,当初唐二被三哥打得跪地求饶,若他成为家主,只会是唐家之耻!”凌大和万三笑着附和。

忽然,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

“叶三,那你接我一刀破铜烂铁试试。”

孟奇邪劫拔出,动作如同精确丈量。

随着长刀出鞘之势,他宛如缩地成寸,出现于大厅内,刀光暴涨,刚猛霸道,竟似无坚不摧!

右侧上首的王载轻咦一声,右手下意识握住了剑柄。

北京肛肠医院评价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网上挂号
癫痫病治疗医院安庆哪家好
贵阳哪里看小儿癫痫好
深圳得妇科病怎么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